武术传承如何自救_武术理论_邳州市新河文武学校_http://www.jspzwx.com
 
武术教学
  开设项目
  武术课程
  段位考核
  武术理论
 
武术理论
 您当前位置:邳州市新河文武学校 > 武术理论
武术传承如何自救

发布时间:2019-6-4  新闻类别:武术理论 点击次数:36

 清晨,树荫下,王雪华女士全神贯注地打着太极拳。一招一式,一板一眼,颇为可观。

   “我练的太极拳不能打,我也不是奔着能打来练的。”练了四年太极拳,如今每天早上练拳已成为王雪华的必修课。

   对前不久的自由搏击20秒KO雷公太极的“对决”,她颇有感触,一方面觉得雷公败北,揭开了当今武术界比较“虚”的盖子,另一方面又觉得事件持续发酵“加重了人们对于武术的误解”。

   “不能用打来诠释一切,就好比让足球与篮球一起较量,显然是不行。”著名武术家、陕西省武协副主席马文国认为,“对决”和之前一些伪大师们的发功视频一样,均暴露出当下一种不健康的心理,这种“对传统武术的曲解,尤其不利于我国的武术传承”。

  曾经荣光:

  大师们多次打败东洋武士、西洋拳师

   “以前看武侠小说,对于传统武术和中国功夫,一直是很痴迷的,而且不光是书,电影、电视,整天都在说中国武术如何强大,可看过 对决 ,太令人失望了。”刚大学毕业的小唐不明白,为什么看到的传统武术,会与印象中的高强武功大相径庭?

   实际上,不光是小唐,在人们脑海深处,“能打”一直是传统武术最为突出的特征,也正因为能打,也才有了令许多外国人痴迷的“中国功夫”,而霍元甲、叶问、李小龙等,也都是靠实战得以成名的。

   “就像电影《师父》里讲的,一个门派的师傅如果手里没绝活,身上没功夫,要想存身立足,发扬门派,连门都没有。”多年习练红拳的蔡师傅认为,“现在有人说传统武术不能实战,那完全是瞎说。”蔡师傅说,像黄飞鸿帮刘永福练黑旗军,就是在战场发挥了作用,还有韩慕侠等武术高手,就是在比武对决中打败了西洋拳师,“如果打不了,谁还会拜师学艺?”

  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,西洋、东洋拳击格斗界曾多次挑战中国传统武术,结果均是传统武术大师完胜,为中国武术增添了荣光。如孙禄堂晚年曾两次击败前来挑战的日本高手,尤其是1932年,年逾七十的孙老更是一举击败了五名日本搏击高手;韩慕侠是电影《武林志》的原型,1918年,他打败前来挑战的俄人康泰尔,据说交手时,康泰尔被打倒三次,每次爬起来都不服,但均被韩慕侠踹飞,最后康心服口服地将他在世界各地比赛所得的11枚金牌交给韩慕侠,离开中国。

  今非昔比:

  传统武术频频败北 被质疑不能实战

   孙禄堂与韩慕侠的胜利,可以说是传统武术能够实战最有力的证明。但为什么现今的情况却又令人大跌眼镜?

   蔡师傅说,事实上新中国成立后香港、澳门还常有踢馆、对决等民间性质的比武,而大陆早已没有这种土壤、环境。

   2015年1月,国内曾有过一次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的比武——一档某地方台的真人秀节目,故而全然没有民间“约架”的意思。对决一方为中国传统武术咏春拳高手、海南省武术协会副会长、曾经做过李连杰贴身保镖的杨成章,另一方为中国60KG级散打冠军曹亚光。原本人们以为咏春能够胜出,可对决一开始,杨成章便被曹亚光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并在中了曹的一记飞腿之后肋骨断掉。

   尽管这次比武未引起大面积传播,但还是影响力颇大。据说,有些当地习练传统武术的年轻人在看了比赛之后,转而去练现代搏击了。

   而不久之前那场自由搏击者徐晓东与雷公太极掌门魏雷之间的“对决”,则彻底将传统武术“务虚”还是“务实”的问题抛上了台面,魏雷伏地抱头仓皇收场的视频,吸引了多达数亿人观看,人们就此展开激烈讨论。之后,各类跨界比武纷纷登场,但无奈的是,比武均以传统武术落败告终。其中,一自称某八卦掌传人在对决某拳击手时,被打得几无还手之力。让人不禁怀疑,传统武术到底能不能打。

   “实战讲求体能、力量,没有这个就谈不上实战,有了体能,既能击打,也能抗击打。”马文国说,“传统武术不是不能实战,我国的武术有些拳种注重实战,有些拳种注重养生,真正的武术大师都是功夫深厚、武德超群的人,与时下一些神话自己、吸引眼球的所谓大师完全不同,也与叫嚣着四处比武的人不同。”

  敬畏之心:

  高手在民间 有功力尚武德不张扬

   “武术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只有一个人真正地沉潜下来才能学习和掌握。”有着四十多年习武经历的马文国,对于武术和功夫有着独特的理解。他九岁时开始练习红拳,后来一直没有间断。出于对武术的热爱,多年来他四处拜访民间高人,博采众长,尤其河北沧州、盐山、南皮一带,几乎每年都要去,对于当地的劈挂、八极、通背等门派高手,他均了如指掌。

   “俗话说,高手在民间,这话一点不假。”马文国说,为了拜师学艺,他多年自费前往西北、华北和东北一带,寻访武术高人,曾见到过不少功力深厚却安于平淡的民间拳师。有一年他去肃宁,曾在乡下见到过一对父子,二人常年在乡间习武,功夫极为深厚,“墙上挂着一个尺把厚的沙袋,六十多岁的老人一脚过去,打得沙袋连着墙壁都直晃悠,那力量,没有二三百公斤不可能!”

   “练功没有捷径,完全都是几十年如一日的练习结果。”几十年来,马文国始终坚持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打坐,随后便是跑步、力量锻炼,现在卧推90公斤,挺举150公斤,绝非一般人能做到。由于实战出众,马文国一直是国内某集团军特种部队特聘教官、西安市特警队格斗教官。练功很枯燥,“每天跑十公里,没一个学生能坚持下来。”马文国说,但即便如此,他的学生也很出色了。以前也有外面的习武者找他比武,他都是先让对方跟学生打,可是“都打不过学生”,这也说明武术是有实战性的。

   曾获得“双刀”、“八卦掌”全国武术冠军的李洋,目前是省青少年宫一名武术教师,虽然她一直以练武术套路为主,但她也认为,传统中国武术的高手是有的,“民间或许还有那种类似于民国年间的武术大师,他们有武德、有功夫,可是从不声张”。

  花开两朵:

  传统武术分化 套路重表演 散打重实战

   而对于传统武术的“不经打”,李洋介绍,新中国成立后,随着社会发展,传统武术在我国出现了变化,一个是向武术套路走了,另一个则是发展成了武术散打。而武术套路这方面,主要是以表演成分居多,追求技术上的高、难、美、新,它的发展实际上已经与实战格斗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 尽管传统武术是练套路,但也有对练,只不过不像格斗,以把人打倒为目的,“像武术套路里的对练,需要进行编排,也带有一定的攻防含义,可它并非实战,它讲求的是既能强身健体又具有艺术美感。”

   李洋认为,武术套路与现代搏击习练的目的不一样,所以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可比性,所以,之前徐晓东跟雷公太极的对决,说白了就是“约架”,真正的比武对决,也是讲求公平的,而这种公平,就类似打拳击比赛一样,以体重来划标准。

   “传统武术跟现代搏击是两码事,就是像跆拳道,它也不是格斗术,不是一项针对实战的技术。”现任陕西省跆拳道队主教练、曾荣获九运会全国跆拳道冠军的刘少辉也基本上同意李洋的观点。刘少辉说,即便跆拳道是以踢为主,也有自己的一套步法、攻防策略,“比如,跆拳道步法要求是踢几下就会停下来,比赛中怎么踢、哪些地方可以踢、哪些不行都有严格要求,套用这样的规则和徐晓东 约架 ,不就明显吃亏了吗?”刘少辉说。

  去伪存真:

  “假把式”搅浑武术圈的水 商业化应收敛

   刘少辉表示,尽管他并不赞成近来越来越多的所谓“比武”、“过招”,不过徐晓东还是用看似莽撞的行为为传统武术敲了一次警钟。

   “为什么这么说?假的、虚的东西太多了!一些自称某某门派的大师、掌门,自己不过是略知皮毛,学了一年半载就用各种炒作,把自己吹成大师,然后收学费招学徒,这完全是在伤害我国传统武术。”刘少辉认为,传统武术的“不景气”与时下武术界存在的不良风气和一些人的浑水摸鱼、招摇撞骗分不开。

   李洋也认为,在商业化社会,利用武术牟取商业利益,已经成了一些人的共识,“他们通过搞一些小山头、圈子,利用一些噱头进行炒作,扩大影响,无非就是为了获取商业利益,可伤害的却是传统武术”。

   “像隔空打人的视频,还有一个人推一排人,还有某大师发功震飞好几个人等等,这些完全就是用哄骗夸大宣传传统武术的功力。”马文国直言不讳。

   “实际上,现代的格斗术也是借鉴了传统武术的许多内容慢慢发展来的,而学习传统武术套路竞技的,以及现实中的一些拳师,很多没有进行过实战训练,只是平时比比划划,对练拆招,并不具备真正的格斗技能,这应该分清来看。”马文国说,中国人应该普及有关武术与现代格斗的知识,了解真实的传统武术。而一些靠古典哲学、心灵鸡汤和肤浅的技巧技艺装点起来的传统武术习练者,也应有所收敛。

  

 
发表评论】【打印新闻】【关闭窗口  
 
地址:江苏省邳州市新集街s250省道与s270省道交界处向东2千米
电话:0516-86331208 86331208
微信: 13815373605
邮箱:1256636999@qq.com
网站:www.jspzwx.com
友情链接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技术支持: 邳州慧网 银杏银杏树